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开顺:1644 > 第十八章:标准的闯军战法

第十八章:标准的闯军战法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王学礼其实说的当真不是酒话,若是说王学礼有什么最突出的特点,那必然就是迷信,他迷信各种方士神棍,尤其喜欢招人看相算命。

    李炎在他军营之中的表现惊才艳艳,让王学礼很是欣赏,于是便寻了个说是颇有神通的道士来悄悄给李炎看了看命格。

    岂料那道士一看就大惊失色,告诉王学礼,若是跟随此人日后必然封侯拜相,能荫及子孙二百年,王学礼闻言怦然心动,这才有了喝醉后的一说。

    酒醒过后王学礼也没有改口,依然坚持请求归属李炎节制,当然这在现在的闯军之中是不现实,李自成只道是王学礼担心自己的部队顶在前面被消耗光了,想要保存实力,心中颇为不满。

    最后只能折中,让王学礼依然去后营,充当闯营家眷的护卫队,这样不用打恶战硬战,总是可以的吧?

    虽然说近百骑兵放在后营颇为可惜,但李自成现在也不在乎那么多了,突出四川复入南阳的第三天,王文耀跟刘汝魁就带着千余兵马前来会合,两人都是李自成的老兄弟了,忠心是没得说的,李自成的军力瞬间就膨胀到了一千三百多人。

    这一千三百都是精锐,算是闯军的骨干,其中骑兵三百余,长矛手九百余,还有近百的弓箭手,弓箭是个颇为奢侈的东西,闯军倒是相对匮乏。

    有了这些军队,李自成的底气也足了,一千三百精锐闯军足够他对付三倍的明军了。

    就在闯军都在摩拳擦掌等着哪支不开眼的明军撞上来的时候,明军就真的来了。

    官军南阳这边的游击马向贞不知道是得了谁的情报,天真的以为李自成还是只有一百来人,瞬间就来了兴趣,加上杨嗣昌的命令已经到了湖广,要求当地协助堵截李自成,马向贞自认为立功的机会到了当即率领所部三千明军来堵截李自成。

    说是三千,其实只有两千,一千是空额,而且两千之中除掉马向贞自家三百家丁外,基本都是拉的卫所兵跟收编的山贼流寇,其战斗力可想而知。

    双方在南阳竹山一带遭遇,都是猝不及防,马向贞没有想到闯军来的这么快,他都没来得及从容布置防御。

    而李自成也没想到官军动作这么快,居然能够在他们的行军路线上进行堵截。

    这是场遭遇战,但两方都不敢轻举妄动,李自成见马向贞只有两千士卒,而且看起来不算是什么精锐,生怕是官军的计谋,因此按兵不动,派遣斥候四出去侦查附近有没有大队官军的痕迹。

    而马向贞就更麻了,杨嗣昌提供的情报是闯军只有百余人突围,如今这分明是一千多闯军,而且军容整肃,不似弱旅,自己贪功来的匆忙,没有通知湖广地界的其他官军,如今倒是成骑虎难下之势了。

    马向贞自然不能跑,且不说跑了的政治后果,但凡他露怯,李自成定然知道官军的虚实,到时候纵兵追击,他还是死路一条,当下只能先派人去南阳求援,自己则虚张声势待援。

    不过显然他想的太好了,李自成是个果断的人,而且十年征战,早就练就了他敏锐的嗅觉,三波斥候派出去回报都是未发现明军的踪迹,李自成就可以断定这支明军断然没有后援。

    李自成对自家斥候的实力是绝对信任的,这点跟经常怀疑手下拉跨的明军将领是截然不同的。

    在确定不是明军的阴谋后,李自成便打算吃掉这股明军,也算是报自己在鱼复被围的一箭之仇,于是闯军便不再拖延,当即集合军队主动向马向贞部发起攻击。

    马向贞无奈,他的麾下精锐程度没有办法跟闯军相提并论,只能采取守势,选择一处地势较高的土丘布阵防守,为了抵挡李自成的骑兵,马向贞将鸟铳手布置在前面,长矛手次之,为数不多的骑兵则分布两列。

    战事很快就一触即发。

    李自成选了一处能眺望整个战场的高坡,带着李炎等人登上高坡,远望战场。

    “李先生,你看看俺们击败眼前这股明军需要多久?”李自成用马鞭遥遥指着不远处依稀可见的马向贞将旗说道。

    李炎对闯军是有信心的,但是看明军阵型严整,估计也要废一番功夫才能击败,于是想了想说道:“属下觉得明军虽然不算精锐,却布阵颇为讲究,想要击破只怕要费些功夫。”

    李自成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开口说道:“明军如此布阵,就是没有一战的勇气,倘若真有一战之力,何必防御?李炎兄弟且等着,看我一击破敌!”

    旋即李自成扭头看向田见秀,点了点头,示意他出击,田见秀当即命人擂鼓,频繁的鼓点之下,袁宗第、刘体纯率领着三百骑兵开始缓缓向着明军大阵移动而去。

    李炎神色严肃的看着战场的局势,先前他都是参战军的一员,对于整体战局的理解并不清楚,此刻站在高处,成为统筹者的一员,这其中差别自然是非常明显的,李炎不会放弃这个学习的机会。

    三百骑兵的压迫力还是很强的,伴随着闯军蓝黑色的大旗,密集的鼓点,骑兵开始以不紧不慢的速度慢慢压向明军防守的高地。

    明军前沿的鸟铳手则是第一波承受闯军骑兵冲击的部队,他们的压力是最大的,伴随着骑兵的逼近,这些鸟铳手也躁动了起来,虽然有军官在嘶声力竭的弹压,但他们还是禁不住开始乱了阵脚。

    “砰——”伴随着明军鸟铳第一声铳响,前沿的鸟铳手仿佛是被引燃的炸药堆一样吗,纷纷开火,砰砰的鸟铳声,伴随着此起彼伏的火药爆炸的白烟,笼罩了整个明军阵线。

    “早了!”李炎看着眼前一幕,心中暗自想到。

    他做哨总的时候跟明军交过手,明军的火器很杂,有鸟铳,火门枪,三眼铳,火箭,当然南方明军主要还是装备鸟铳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火器。

    随着明朝财政的崩溃,工部出产的武器质量也是直线下滑,火炮或许要好点,但鸟铳这些武器就是重灾区了,有效射程能有一百步那算是工部有良心,现在距离少说还有五六百步就开火,自然是一发都中不了。

    果然不出李炎所料,三百骑兵一个中弹的都没有,这一轮齐射算是白搭了,而一轮齐射不中,那第二轮可就不一定来得及了。

    这样的招数屡试不爽,先控制马速,慢慢压迫明军铳手射击,等他们射击完了后,再压上去,对付这些谈不上精锐的明军,闯军这个打法可以说是公式化的操作。

    闯军陡然提高马速,毕竟明军,显然强大的压迫感让鸟铳手开始手忙脚乱起来,紧张让鸟铳的装填速度更慢了起来。

    闯军没有打算直接冲阵,而是开始拉弓射击,这是闯营骑兵的特点,骑射非常精通,毕竟大部分都是边军出身。

    一轮箭雨下去,没有穿甲的鸟铳手瞬间被射倒数十人,羽箭不足以立马将人杀死,但却可以让扰乱明军的军阵,同时身上插着羽箭痛苦哀嚎的士兵也可以极大的消耗明军的士气。

    闯军的骑兵不慌不忙的开始了游击骑射,纷至而来的羽箭,大量杀伤明军的鸟铳手,只第三轮,明军的鸟铳手就顶不住了,开始纷纷往后溃退,想要躲避闯军的羽箭杀伤。

    马向贞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只能命传令兵擂鼓让两侧的骑兵出击去驱逐这些令人厌恶的闯军骑兵。

    两侧骑兵是他的家丁,也是他的底牌,装备着铠甲,虽然不如闯军那般骑射精通,但多少也能近战两下,伴随着鼓点,明军两侧的骑兵倾巢而出,直扑闯军的游骑而去。

    李自成见明军骑兵上当,非常高兴,旋即下令撤回游骑,伴随着有节奏的鼓点,袁宗第、刘体纯呼喝着收拢了三百骑射的不亦乐乎的骑兵,开始向后撤退。

    明军见闯军撤走,只倒是闯军骑兵不能近战,纷纷打马前追,马向贞知道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趁着闯军骑兵后撤的间隙自己也得压上去,于是命人擂鼓,三军前进。

    伴随着鼓点,明军的长矛手也开始缓缓向前移动,战场上的攻守双方瞬间互换,变成了明军攻,闯军守。

    然而这就是李自成要的效果,青色的大旗一挥,闯军的军阵也开始迎着明军而去,明军的骑兵追击游骑,并不顺利,闯军骑兵时不时会回身射击,而明军时不时会有战马中箭失蹄。

    闯军骑兵习惯射马而不是射人,这让明军异常苦恼。

    很快闯军的长矛军阵就阻挡了明军骑兵追击的去路,如林的长矛压迫着明军骑兵不得不调转马头,开始不情不愿的后撤。

    李自成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当明军骑兵在密集的长矛军阵前不知所措的时候,密集的鼓点响起,先前“退避三舍”的闯军骑兵纷纷拔出腰间的长刀,露出狞笑的笑容,拨转马身,只扑还在犹豫的明军骑兵而去。

    这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因为追击的太快,明军后方部队根本来不及支援突入闯军的骑兵,而闯军的骑兵则有着自家部队的支援,一个冲锋,明军骑兵就被打崩溃了。

    闯军骑兵不仅射术精准,马战能力更是超群,毕竟常年跟蒙古人对砍,不是南方这些剿匪的明军所能比的,往往侧身一刀,就可以砍杀一个明骑。

    只一个冲锋,明军骑兵就崩溃了,纷纷打马往后死命逃走,而这时明军的大军也压了上来,李自成没有犹豫,当即下令,黑色的令旗一挥,全军都牟足了劲向明军发起了冲锋。

    双方步卒很快交战在了一起,长毛的对刺比拼的就是谁士气更高,每一矛都能传来一身惨叫,倒在地上受伤的人死命的哀嚎着,而身边的战友却不能弯腰去营救,只能咬着牙齿,拿着长矛死命的往前戳去。

    如同残忍的绞肉机,哀嚎的伤兵被四周人群无情的踩踏过去,本就受伤的他们连挣扎都做不到就被活活踩死,尖锐的矛尖刺破血肉,密集的阵型让人无处可逃,纵然你武功超群,在这修罗场里面也只能祈求上天的运气。

    李自成看着焦灼的战场满意的笑了,明军的骑兵已经崩溃,但他的骑兵可还没有动呢,是时候来一记漂亮的右勾拳了。

    伴随着越来越密集而有节奏的鼓点,袁宗第与刘体纯的骑兵纷纷重整队形,然后如同一把尖刀直接从明军军阵的右边突击而去。

    明军右翼遭到突然袭击,瞬间大溃,就如同剪刀剪开薄薄的宣纸,袁宗第和刘体纯的骑兵畅通无阻的撕开了整个明军军阵......

    明军溃败了......彻底的溃败,整个平原上都是逃散的明军,而闯军的骑兵如同贪婪的食客吃着自助餐一般,肆意纵情的追杀,步兵则已经开始打扫起了战场,拾取明军丢弃的铠甲长矛。

    而马向贞结局就更惨烈一些,明军前锋崩溃的时候刘宗敏就已经注意到了马向贞的动向似乎是想逃走,于是立功心切的他当即率领三十个亲信骑兵死命向马向贞军旗所在地方猛冲而去。

    刘宗敏的勇猛是不用怀疑的,明军的任何反抗都被刘宗敏那杆大刀看的粉碎,马向贞的护卫还想掩护马向贞逃走,结果只一个照面就被刘宗敏削了脑袋。

    刘宗敏突袭到了马向贞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刀取了他的首级,砍掉马向贞的军旗算是给这场战争彻底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此战闯军只损失了不足一百人,而明军三千人全军覆没,被斩首就有五百多级,连带着游击马向贞都被杀了,算是李自成自鱼复突围的开门大吉。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org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org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