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霍少的慈善家皇后 > 第五十四章,第一次

第五十四章,第一次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宣若惜想到了什么,惊恐地去看自己的身体,几乎不着寸裸!

    难道她被——

    “你醒了。”就在宣箬惜怀疑懊恼自己是不是被侵犯的时候,身边忽然多出一个男人。

    吓得她张嘴就要尖叫起来。

    霍纪昀像是早就知道,直接用嘴堵住了她的尖叫。

    宣若惜不敢置信地瞪着近在咫尺的霍纪昀。

    “嘘!你身子还弱,不要扯坏了喉咙。”

    “你,我,我们。”语无伦次的,宣箬惜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

    “若惜,昨晚我们在一起了。是因为你跟我都被下了药。”霍纪昀抱歉地拥着她,不断在她额头脸颊上亲吻。心疼她惊慌失措的情绪,也懊恼自己的无法克制。昨晚他们太投入,因为她太过美好,在她已经昏昏欲睡的时候,还忍不住不断地要她。一夜的纵情,导致有些“惨不忍睹”!

    “你说什么?我们被下药?”原来是这样的原因吗?怪不得她昨晚无端端会感到身体热,还毫无反抗地接受了他的一切。想起昨晚一些残缺的片段,她顿时羞红了脸。见她娇羞的模样,霍纪昀的心都融化了。

    “若惜,对不起,昨晚我太投入,你又太美好,我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弄疼你了吧。”在一次将她抱在怀里,她清新的味道,是雨后的甘露,让他爱不释手,也不能自拔。

    “我——”宣箬惜不知道该说什么。都已经这样了,她还能责怪他吗?事情发生了就不能当做没发生。

    “很抱歉,事出突然,让你受到了惊吓,若惜,我们直接结婚吧。今天就去登记领结婚证。”霍纪昀的话说得情真意切,宣箬惜原本还在犹豫,可现在事情已经无法扭转,她能不答应吗?

    “相信我,我会是个好丈夫。”本来还在流眼泪的宣箬惜,在听到霍纪昀的话后,竟然破了防,噗呲一声笑了出来。霍纪昀忍不住低头吻住她的红唇,又是一阵耳鬓厮磨的戏。

    森森在大堂里悠悠转醒,揉着自己的脖子,昨晚他居然在大厅睡了一晚!浑身酸痛不说,打架落下的伤口也在出血。

    “森助理,您怎么没回去啊?”有认识他的人过来问,森森为了不让霍少被人话柄,就假装自己不小心睡着了。

    “我不小心睡着了。”

    “森助理,你身上的伤口在流血。”

    “我知道,我现在就去医院。拜拜。”离开酒店前,森森不忘给霍纪昀留言。

    【霍少,我伤口发炎去医院了。】盯着手机看了一会,也没想立马收到回复。撅噘嘴,托着受伤的身体孤单的去了医院。

    等霍纪昀看到森森的留言,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宣箬惜穿着酒店的睡衣,从浴室出来头发还是湿的。

    “肚子饿了吧,我已经叫了客房服务。”霍纪昀走过去,拿起毛巾温柔地为她擦拭着。

    宣箬惜一时间还是无法适应他们的亲密。没想到之前还是保持距离的人,一下子变成了同床人。内心保守的她几乎不敢抬眼看他。

    这样的进展太快了,快到她不知道怎么反应。

    “我知道你还不适应,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以后次数多了,日子久了,自然就习惯了。”听着是安慰的话,可宣箬惜觉得很暧昧。还有他说的第一次,意外他的贞洁,也窃喜他的诚实。

    “纪昀,我们发展得太快了。我实在是——”实在是什么呢?人家已经说不适应要理解了。那她若是在计较不是矫情吗!

    “若惜,你不用担心,后面的事情我会处理好。我倒是很感谢给我们下药的人。若不是这样,我可能还要等很久吧。”霍纪昀摸着她的头发,眼底是浓得化不开的柔情。

    四目相对,宣箬惜心跳如鼓,明亮的眼底沉鱼落雁。霍纪昀再次被诱惑到,低头亲吻她的唇。浑然忘我的直到门铃响起,才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先吃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打开客房门,霍纪昀接过服务员手里的推车。

    宣箬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跟霍纪昀在酒店客房里用餐。

    “吃完饭,你就在这里休息,我晚点在送你回福利院。”

    “你要走吗?”感受到她的慌张,霍纪昀伸手摸摸她的脸颊。

    “昨晚还有事情没处理好。我必须去搞清楚,我不能放过欺负你的人。”霍纪昀的话让宣箬惜想到昨晚的约翰。

    “纪昀,昨晚那个男人——”宣若惜想说是不是他下药?霍纪昀却打断她,眼神变得深邃几分,“不管是不是他,我都要他好看。”敢欺负他的女人,那就别想全身而退。

    他霍纪昀不是什么心狠手辣的人,也不是那种为了自己利益就违背良心的人。他的为人,在业界都是浩然正气的存在。但也正因为如此,他一丝不苟地工作态度和对人冷淡疏离的气质,也是家喻户晓的。加上他的家世背景,没有人敢得罪他。

    也许那个男人不认识他,也不知道宣若惜是他的人。但他还是不会轻易放过他。

    还有林夕!她不应该触碰他的逆鳞。而宣若惜,就是他的逆鳞。

    话说昨晚,林夕被霍纪昀打晕后,没多久就醒了。当她意识清楚后,发现霍少已经不在房间里。于是就急匆匆地跑出去,先是在二楼找了一圈,还遇见了几个要拍头条的记者。

    他们见到林夕就拉住她,不断地问:霍少在哪?搞得林夕忍不可忍的发了火。

    “我也想知道霍少在哪?你们都在干什么吃的,我请你们来是干瞪眼吗?是纠缠我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发完脾气,她就跑下楼。

    “林夕姐,不好了。霍少走了,约翰也被警察带走了。”是宋轶看到林夕下楼,立马跑去通风报信。

    “什么?警察!”怎么警察也来了。

    “夕夕,刚才外面有人打架,说是你的朋友跟霍少的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夕的父母也开始疑惑,面对父母的责问,还有宾客的窃窃私语,林夕知道自己的计划完全失败了。还赔上了一个约翰。

    懊恼的她。死的心都有了。

    一场名门闺秀的生日宴,结果变成了一场闹剧。林夕大发了一顿脾气,还把自己关在房间,对于外界的一切充耳不闻。

    “好了,都是皮外伤。要注意最近别碰水,适当的消炎、防护。”

    “谢谢医生。”森森离开医院,就接到了霍纪昀的电话。

    “森森,你在哪里?我在酒店大厅等你。”

    “我马上来。”很快来到酒店,霍纪昀一身西装从里面出来。

    “霍少,若惜小姐呢?”等霍纪昀坐进车,森森忍不住问。

    “在酒店,我让她先休息,晚点来接她。我们去警察局。”

    “好。”昨晚的警察是霍纪昀的同学,平时私下不怎么见面,但一直有信息来往。昨晚,霍纪昀跳下二楼后,就拿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原来是霍少您报的警?”森森惊讶了。昨晚他那样子的状态居然还能报警。不亏是霍少。

    “我是担心若惜。”他离开了,若惜还在。

    那时,他也不知道宣若惜已经被森森救下了。

    “说起昨晚,真是惊心动魄。我看见若惜姐被那个死变态推进车里。差点没当场做了他。想着给你打电话,可就是打不通。”森森还在为着昨晚的事情气愤。霍纪昀却在听他说“被那个死变态推进车里”的那几个字,而眼神突变。

    “那就让他——以后都不要睡床好了。”开车的森森还在滔滔不绝,根本没听到霍纪昀那句冰冷的话。他们很快来到警察局,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霍纪昀来到了关押约翰的位置。碰巧,林夕居然也在。

    见到霍纪昀出现,林夕脸色顿白,踩着三寸高跟鞋的她脚都软了。特别是接触到霍纪昀漆黑的眼目时,更是心虚慌张的不敢看。霍纪昀嘴角冷笑,只是看她一眼,就对着警察说了几句。

    “霍少,他昨晚意图侵犯青年女性,有监控和人证,所以,我们知道该怎么办。”一身警服的项凯,身高一米八三,健康的古铜色脸颊上是若隐若现的酒窝。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一直都是不拘言笑,生怕自己不够威严。

    “项警官,麻烦你了。”

    “职责所在,应该的。倒是你霍少,公众人物,昨晚的记者不少,你走后,好像还发生了些事情。所以,媒体上的问题,还是要你自己处理。”接收到来自老同学的暗示,霍纪昀点点头。

    “这位就是森助理吧?昨晚你是目击人,所以要麻烦你跟我录一下口供。”

    “没问题,一定配合。”

    “那跟我走吧。”霍纪昀对着森森点头,目送他们离开。林夕见警察都走了,就撞着胆子上前几步。

    “纪昀——昨晚我——”

    “林夕!你的做法太幼稚,到底是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去动若惜的?”原本他以为昨晚他才是目标。却不料,若惜也是。气恼之余,也对眼前这位美女心生厌恶。

    “我也不知道。都是那个约翰!纪昀,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昨晚你喝醉了,我才把你带进房间的——”

    “喝醉?哼!林夕,你可真是千金小姐多忘事。”当他是傻子吗?

    “昨晚你在我身上做的事情,我可以看在林家面上不计较。但你对若惜做的事情,我就不可能不追究了。”

    “纪昀,我们是老朋友了,你能不能——”

    “不可能!以后你林家的生意,我霍氏,接受不起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org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org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