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陆仙儿 > 第七章 擦药膏

第七章 擦药膏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小媳妇萧慧敏和陈兰兰脸上都露出羡慕的光芒,但又隐了下去。又一个婶子接着说

    “这陆家还有两个小子没成家呢,镇上没结婚的女子都在盯着呢,都在想方设法去接近这两个大帅哥,陆家的好事我看快近了吧”

    “嘿嘿,我看的都很乐呵,也不知道陆家的老二老三能看中哪个女子,被看中的女子都是烧了高香的,这辈子啥都不愁了”。

    几个婶子嬉笑着开着玩笑走远了,小媳妇陈兰兰是从外面农村嫁进这个竹华镇的,丈夫钱虎开大车路过他们村,陈兰兰家里就这个女儿,家里条件虽然一般,但很宠这个女儿,陈兰兰常常打扮得花枝招展,长得一般的钱虎见陈兰兰长得娇媚动人很是喜欢,时常送给陈兰兰好吃的好穿的,一来二去两人关系蜜里调油,于是钱虎找媒人上门求亲,给了不菲的彩礼,把陈兰兰娶到竹华镇的家里,两人结婚好几个月了,钱虎对妻子陈兰兰百依百顺要啥给啥,一直都是出手大方。

    都是一个镇的,陆家医馆很是出名,陆家几个儿子名声陈兰兰也早有耳闻,今日一见陆英成真的人如其名声,特别是那英俊成熟非凡的外表让人心动不已,自己的丈夫长相比之差远了,想想自己在村里也是一朵水灵灵的花一朵,怎么就没遇上这么个极品男人,心中云烟翻滚如有小兔子动动跳跳起来,目不转睛的望着陆家大门,不再见人出来,有点失望只能等来日方长再见了。

    小媳妇萧慧敏望了望陆家医馆的大门,摇了摇头默默的走远了,小媳妇萧慧敏是西边陆家大院的人,今天偶尔见到东边陆家大儿子和媳妇的柔情,心里很是羡慕,想起自家丈夫的那个憨直脾气,很希望自己的丈夫也能学学别人对自己柔情一些。

    回到西边陆家大院里的自家小院,想着满腹心事的萧慧敏一进院子,就听到丈夫陆英武大着嗓门喊着

    “陆世学,你阿妈又跑哪去了,一天不在家,就喜欢跟着那些老婆子瞎跑”。

    陆英武是西边老二陆云义的大儿子,他的名字一点没起错,只喜武不喜文,人也有些憨直,性格有点像他妈史金花,没有那么多诗情画意,也没有体贴女人的细腻心,干什么都是喜欢直来直去的。

    萧慧敏走进院子来到客厅,就见一家人正要吃饭,就赶紧去洗手坐了下来,丈夫陆英武责怪的说

    “刚才找了你几遍都没有找着你,也不知你跑哪里去了?吃饭了也不知道回来”,萧慧敏默默地端起碗吃着饭。

    儿子陆世学将一块红烧肉放到母亲碗里

    “阿妈你吃红烧肉,这时奶奶烧的很好吃的”。萧慧敏抬头望向自己的儿子陆世学,长得眉清目秀,性格沉稳细心有点随自己,不像丈夫那么粗枝大叶,欣慰的笑了笑

    “儿子你多吃点,照顾好你自己”,说着给儿子也加了块红烧肉,

    “谢谢阿妈”儿子礼貌的道着谢,萧慧敏又顺带着给丈夫加了块红烧鱼,丈夫陆英武立马挡住

    “别给我加鱼,我不想吃”。萧慧敏转手把红烧鱼放到儿子的碗里,儿子乖巧的说

    “谢谢阿妈”,萧慧敏笑了笑说

    “乖儿子吃吧”,丈夫陆英武有些不难烦的说道

    “吃饭就是吃饭,自己有手自己煎菜就行了,煎过来煎过去不麻烦吗”,萧慧敏顿时默默的吃碗里的饭,儿子陆世学也乖巧的低着头吃着碗里的饭。

    小媳妇陈兰兰回到家里,丈夫钱虎迎了上来,乐呵呵地说

    “媳妇饭做好了,你赶紧吃吧,我要去跑大车了”,说着急冲冲出了门,小媳妇陈兰兰看着匆忙出门的丈夫背影,想起陆家医馆那个清俊高大的背影,顿时不想吃饭了,只扒了两口米饭,菜也没吃就收拾碗筷了,躺在床上休息但怎么也睡不着,眼前一直晃悠着陆英城英俊的音容相貌,还对他媳妇那么的温柔,心中有点魔怔的想着丈夫要是能换一下就好了,想到这里陈兰兰脸上有点发烧红了起来,暗骂自己想啥美事呢,双手捂着脸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

    小媳妇萧慧敏匆匆吃了饭,坐在一边乘凉,等儿子丈夫吃完饭后,去洗了碗筷,清扫了地面垃圾,然后给儿子做了解暑的绿豆汤,端来放在儿子的房间的书桌上,坐在儿子身边的椅子上,看儿子写作业,陆世学今年九岁上三年级,学习还是不错的,班里前几名,学习上一直都让人不用操心。

    萧慧敏用扇子轻轻给儿子扇着轻风,儿子静静的写着作业,不时地有着翻书声,窗外不时地传来蝉鸣蛐蛐叫的声音。

    萧慧敏听着蝉鸣声,心神却飘向了远方,想起在陆家医馆跟前看到的一幕,陆医生对妻子何等的温柔,两人脉脉温情的样子,让自己心里无比的羡慕。

    曾经萧慧敏也有个初恋男朋友长的还不错,但是对方的母亲看不上萧慧敏的家境贫穷,一直阻拦着他们两人的来往,男朋友曾经发誓会对自己好一辈子,但男朋友最终被富家女诱惑发生了那种关系,因而娶了富家女,萧慧敏伤情之下答应了陆英武的求婚,丈夫长相也不错,就是性子憨直,没有那种细腻的柔情,这么多年就这样过着。

    想到这些不由的叹了口气,正在写作业的陆世学听到母亲的叹息声,转头看着阿妈,安慰着的伸手握住阿妈的手说道:“阿爸其实很关心你的,就是不太会说话,阿妈你别跟他计较”。

    萧慧敏反应过来,知道自己的叹息声惊动了儿子,看着自己的儿子这么懂事体贴,眼里噙上了泪水忙用手擦了去,有点不好意思看儿子,自己的心思儿子都看得出来了,其他人肯定也看出来了。

    回想过去再看看现在,自己有啥不知足的,自己比上不足比下还是有余的,当初穷的时候也没几个看得上自己的,虽说丈夫憨直说话让人不受用,但人品还行从不沾花惹草,现在的公婆也对自己很不错,世上没有谁家生活完美无缺的,就是有也是上辈子那人一定做了好事,今生才来享福的,自己做人不能太贪心了,衣食住钱都不让自己操心,丈夫对自己娘家也很照顾,这就很好了,许多人还羡慕自己好命呢,这么一想心中顿时宽畅起来,更何况我还有这么好的儿子,好好把他陪养才是自己最应该做的。

    萧慧敏脑中清明眼睛也亮了起来,自己的儿子确实不比别人差,心中对未来充满了希望。

    陆英成和媳妇沈心兰两人到了婴儿房,陆英成轻手轻脚的将孩子抱到婴儿床上,望着已熟睡的女儿,心中酸涩不已,转身看着媳妇欲言又止,最终什么也没有说,让沈心兰先休息休息。

    就走出了房间,陆英成在院中站了一会儿,然后走到阿爸的书房,就见书房的门敞开着,阿爸站在窗前向窗外望着,久久站立着,没有移动身体,仿佛是尊雕像似的,沉默了一会,还是陆英成打破沉默

    “阿爸,他在妹妹的坟前,哭的伤心欲绝寻死觅活的,这事虽说不能全怪他,但妹妹毕竟是因着他才丢了性命”,陆云生用颤抖的手扶着窗户框子,双肩轻颤着,陆英成感觉自己的阿爸似乎在哭,但阿爸始终没转过身来,陆英成也不好多说什么安慰话,又接着说

    “阿爸,说真的我的心里挺恨他的,可又见他那样痛苦不堪,生不如死的样子,心中又不忍……”。

    陆云生还是手抓着窗户框子,尽量用平稳的声调说

    “英成,你阿妹梦瑶已经去了,再牵扯其他人也没有什么意义,把人送走吧,叫他不要露出与梦瑶任何的消息就行,千万别让你阿妈知道他就是那个害梦瑶的男人,否则我真的不敢想后面的事情,我现在突然觉得自己老了,特别害怕你阿妈再躺倒起不来,我只希望我们一家人平平安安生活在一起就行了”。

    陆英成心中阵阵酸涩,眼中含着泪望着自己阿爸陆云生的背影,似乎阿爸真的苍老了很多,泪水不由的流了下来,声音哽咽的说道

    “阿爸,我会去照办的,您一定要保重身体,不要再为这事伤神,阿妈还指望着您,好好陪着她到老呢”。

    陆云生慢慢转过身来

    “英成你放心,我不会倒下去的,就是这段时间心神有些疲惫,苍天是公平公义的,也是有情有义的,我陆家没有做理亏的事,一切会好起来的”。

    陆英成哽咽着点头答应着。陆梦瑶坟前的男子周轩,双眼一直温柔的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用手温柔地抚摸着照片一遍又一遍,声音忧伤的诉说着自己这段时间没见面的样子,又述说着自己的心声和爱意。

    太阳西下,余晖渐渐要落了下去了,陆英明再也忍不住喊着周轩

    “喂,周轩你该走了吧”。男子周轩看了他一眼,然后用双手又抚摸了一遍墓碑上的梦瑶照片,扶着墓碑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向前走去,陆英明示意男人的保镖赶紧来扶着他家少爷,保镖赶紧过来扶着周轩,趁着夕阳余晖往山下走去,男子周轩步伐渐渐稳了,丢开保镖的手,直直的顺着山道走着,走到山脚下时,天已经真的黑了下来。

    几人一路向前走去,走到正中心广场,保镖将车子开了过来,下来请周轩上车,男子周轩回头向夜幕中竹华山深深望了一眼,然后对陆英明说

    “一切多谢你们了”。钻进驾驶座上,保镖一看周轩占了驾驶的位置,不好争执只得在副座上坐了下来,保票朝陆英明扬了扬手,车子就被周轩开了出去,出了古镇,一路开往京城。

    晚上睡在床上的陆英成,感觉肋骨处疼得厉害,后背也火辣辣的根本睡不着,起身去找活血化瘀的药膏抹着,突然一只玉手拿过他的手上药膏,陆英成抬脸看到妻子站在跟前,只见妻子心兰秀媚轻蹙眼中含着责怪,陆英成知道自己被抓包了,有点不好意思的的说

    “我就是不想叫你担心,才没有告诉你的”,媳妇沈心兰看了一眼他没有说话,只是用药膏轻柔的给他揉擦了起来,淤青之处深陷,不过肋骨幸亏没断,但是陆英成的后背却有些红肿,甚至有些地方都碰掉了些皮,沈心兰将伤处看在眼里,眼中带着点心疼,仔细的帮丈夫把后背摸上了药膏,把丈夫肋骨处又擦了一遍药膏,药膏带着清凉抹上很舒服,后背很快没那么火辣辣的难受了,擦好药膏,沈心兰扶着丈夫慢慢躺在床上,随后自己也上床躺下,顺手关了灯,夜色清凉如水,两人谁都没有说话,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还是陆英成打破了沉默,

    “心兰,早晨来的那个男子就是妹妹梦瑶的那个男人,他们很相爱,男方家中官位显赫,不愿意他们两人相处,给那男子介绍了富家女子,一心要拆散他们,妹妹梦瑶知道后心灰意冷远走他乡,一个人独自生活舔着伤口,结果妹妹最终香消玉殒客死他乡,这些你大概都知道的,这个男子周轩赶到这里,听到妹妹死了的消息,顿时精神受了刺激,所以才有早晨那一幕,二弟三弟把他胖揍了一顿,他也不还手只求能见妹妹一面,我们把他带到梦瑶坟墓前,让他见妹妹梦瑶最后一面,结果那男子心灰意冷,不想活了去撞梦瑶的墓碑,我发觉了不对劲儿,立马拦在墓碑前挡住了,他使劲很大,我的肋骨还好没被撞断但是很疼,有点岔气了,过几天就会好的,你别担心”。

    沈心兰翻过身抓住丈夫陆英成的手说,

    “你身上有伤,不应该瞒着我,我们是夫妻,虽说你体贴我,不想叫我担心,但我感觉到你把我排除在心之外,心里很难受的,我需要的是与你共同分担责任,分担你的喜怒哀乐,而不是只是你的附属品,我什么也不知道,只能在一旁看着,就连你受伤了也不知道,这让我心里很难过,对你也很失望”,陆英成知道媳妇生气了,忙反握住媳妇的手说

    “心兰,你不是我的附属品,我离不了你,我这次确实考虑不周,只想着不让你过多担心,但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以后再也不会了”。

    沈心兰柔顺的说

    “说话算话?”陆英成立马保证

    “说话当然算话”。听了丈夫的保证,沈心兰脸上露出笑容,月光下陆英成隐约能看见,心头顿时安定了,伸手楼住自己的娇妻在怀中,沈心兰赶紧推他

    “你还有伤”

    “搂着你不爱事的”,两人相拥着睡着了,一晚上风清月明。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org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org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