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陆仙儿 > 第五章 挨打

第五章 挨打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迅速的从墙角扶着墙站了起来,朝着陆英成冲了上去“大哥,大哥”,陆英成望着眼前如乞丐的男子,疑惑的望着这男子,男子激动地开口道“大哥,我是你妹夫周轩”,陆英成大吃一惊看着眼前男人,衣服灰蒙蒙头发乱糟糟的年轻男子毫无形象,年轻男子伸手欲抓住陆英成的手,被陆英成立马伸手挡开了,“大哥,我听说梦瑶出事死了,我不相信这是真的,我到处找她,各地方寻找的她的踪迹都没有,又回到你们这里来,想碰碰运气,希望能找到她,没想到有人说梦瑶生病死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男子带着无限盼望发着撕喊,年轻男子也许因着喝了酒,带着酒意不顾一切的抒发着情绪,泪流满面的呜咽着。陆英成立马下意识的四下望了望,见没有什么人出来,一把将男子拽进陆家医馆里,顺手把医馆的门关紧。

    被拽进院子来的男子,眼睛瞬间发亮大声着直嚷着“大哥,梦瑶没死是吧”“梦瑶,梦瑶你出来”。年轻男子大声喊了起来,陆英成气的一巴掌打在年轻男子的脸上,“你不要再提梦瑶了,你没有这个资格,你没有听错消息,她被你害死了”。年轻男子楞住了,眼神里露着不相信的绝望,又大喊大嚷了起来“你骗人,骗人,梦瑶没有死,没有死”。陆英成一惊赶紧上前捂住年轻男子的嘴巴,众人听到院中的大喊大叫的动静,迅速起床都赶了过来,陆英杰陆英明穿着睡衣直接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看到这个毫无形象衣衫不整,邋里邋遢的年轻男子,都有点懵。年轻男子想扒拉开捂在嘴上的手,陆云生看到满身邋遢毫无形象的年轻男子,顿时脸阴沉了下来,陆太太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男子,满眼疑惑的问了一声“这年轻男子是谁?怎么穿成这个样子,多少天没有洗澡了吧”,年轻男子想要张口说自己是谁?陆英成用手紧紧捂着年轻男子的嘴,生怕他说出任何一句话,怕他说出来的话就像炸弹,又把他们家刚平静下来的生活,炸的四分五裂伤痕累累。沈心兰看着像乞丐的男人心中也是充满疑惑,陆英成脸上显得有点无奈的说“阿妈,这是陆英明的一个同学酒喝多了,和女朋友闹掰了,正在耍酒疯呢,刚好我出门遇上了他上,没啥事的”。老二陆英杰呆愣的看着眼前如乞丐的男子,老三陆英明还有点蒙圈不知什么状况,陆英城对着穿着睡衣的两个弟弟陆英杰陆英明使着个眼色“你们还愣着干嘛,把这个酒鬼赶紧扶进你们的的房间里去,别让他打扰父母他们休息了”,两兄弟会意过来赶紧上前架起年轻男子,陆英明用手也直接捂着男子的嘴,笑着说“阿妈,我的同学也确实太没形象了,喝这么多酒还耍酒疯,不就是与女朋友闹点矛盾,至于这样子吗”“我们把他带到我房间里去好好劝劝他,阿妈不会有事的,你快回屋歇歇吧”。陆太太看着正在挣扎的男子,说那你们可要好好劝劝,让他凡事想开点。

    陆英明答应着和二哥陆英杰立马架着年轻男子,离开院子去了他们的屋子,陆太太望着他们的背影,眼神疑惑的自言自语“我怎么不知道英明有这样的一个同学,刚才好像听有人喊梦瑶,难道是在做梦啊”。陆云生此时脸色阴沉的如乌云,眼神冷俊的也正望着远去的几人背影,陆太太看到丈夫的脸色不好看,推了推丈夫的身子“当家的你这是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你也认识刚才那个小伙子吗”,陆云生缓了缓表情说“我不认识,年轻人的事,我们别多管闲事,让他们自己处理去吧,你回去再休息休息,我出门转转去”。说着径自走向医馆大门,拉开门走了出去。陆太太看着莫名其妙语气有点冲的丈夫,对大儿子陆英城说“也不知道怎么了,大早晨一个个都特别的古怪,你阿爸这又是怎么了?大清早的跟谁给他气受的一样”。陆英成陪着笑说“可能阿爸的病人出了点问题,心中担心吧”。陆太太没有再追问,看了一眼陆英成摇摇头回房间去了,陆英成用手抹了抹头上的冷汗,深深的呼了口气,回头看到妻子沈心兰正用担忧的眼神望着他,陆英城不知该怎么解释那个年轻男子的事,“心兰你也回房休息去吧,顺便看看仙儿醒了没有,没事的,一切有我”。妻子沈心兰没多问,柔顺的点点头回房去了。院子里又恢复了原有的宁静,陆英成烦躁的坐在一个凳子上,点了一根烟抽了起来,脑子不停的思虑着,这事该怎么解决?

    陆英杰陆英明将衣衫不整的年轻男子架回到睡觉房间里,陆英杰把门关上,陆英明将捂着年轻男子的手放开,正想仔细看看这个男子是谁时,只见二哥陆英杰直接上去拳打脚踢在年轻男子身上,一顿胖揍。陆英明惊愕的望着自己的二哥,二哥以往都是儒雅风趣,很少有这样的凶神恶煞的形象,被打的年轻人丝毫没有还手的意思,任他打着自己,眼神却亮了起来“二哥,你还认得我是吧”,陆英杰气的咬牙切齿“周轩,你这个狗东西,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老三陆英明一听周轩二字,脸色一下子变了“周轩,你就是那个害死我妹妹的畜生,看我不打死你”。愤怒的立马上前不管不顾的发疯似的打着周轩这男人,年轻男子被打的满脸伤痕淤青,鼻子流着血淌到衣服上,男子也没有去管自己鼻血,任其流淌着。年轻男子跪到陆英杰跟前,“二哥你们尽管打,只要你们告诉我,梦瑶在哪里就行了”。老三陆英明气的踢了年轻男子一脚,“你害死了我妹妹梦瑶,你还有脸问她在哪里,滚……”跪在地上年轻男子泪流满面,眼神绝望痛苦望着陆英明,“你胡说!你骗我,梦瑶没有死,你们怎么打我都行,就是不准说我的梦瑶死了,否则我就跟你们急”。老三陆英明一听更是气的火冒三丈“你这小子不是个东西,还想在我家耍狠吗”,说着又是一阵拳打脚踢男子。

    此时房门推开了,所有人的眼睛都望向门口,大哥陆英成走了进来,在光的照射中显得很是高大,英俊的脸上带着阴沉的冷意,陆英成进来后随手关上了门,看到地上趴着正喘气的年轻男子,血已染红了灰白色的衣服,陆英城的眼睛眯了眯,陆英成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摆了摆手,示意两个弟弟不要再打了,冷眉挑了挑看着在趴在地上的男子,再清贵的公子邋遢起来一点形象也没有,不过对这人一点也同情不起来,陆英成心中更是冷意深深。趴在地上的周轩支起身子,眼中带着希望看着着大哥陆英成,陆英成眼中有点鄙夷这个男人,表情冷峻但还是慢慢的说道:“周轩,你仔细听好,你来晚了,两个多月前梦瑶就出事了,她是难产大出血,大人孩子都没有保住”。“孩子,你说我家梦瑶有孩子了,梦瑶她怎么从没有给我说过呢”,男子灰蒙蒙没有任何神踩的眼睛,瞬间亮光闪闪的望着大哥陆英成。老三陆英明气的又想打这小子“大哥,这小子竟装傻,只捡自己想听的听,其余的根本就没听到心里去”,老二陆英杰也是这样认为的,陆英成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慢慢的走到年轻男子跟前,冷俊的双眼冒着寒光,直射周轩的眼睛,周轩不由的打了个冷颤,“我妹妹梦瑶躲在我们不知道的角落里生活着,等我们接到她打的电话赶到的时候,正碰到她早产,因为长期营养不良,气血双虚造成心肝有问题,生产的时候大出血,结果大人小孩子都没有保住都死了”。“我不信,我不相信,大哥你骗我的,梦瑶没有死”,在地上的男子瞬间情绪异常失控,歇斯底里的狂喊起来,吓的老三陆英明一把捂住他的嘴巴,生怕他的喊声又把阿妈和家人们惊动了,男子周轩拼命的挣扎着。

    过了一会,年轻男子挣扎不动时,陆英成叫老三路英明放开周轩,陆英成冷俊的脸,冷冷的目光如寒刀一样盯着周轩说道:“我们把死去的妹妹当地火化,带着骨灰回到家中下了葬,我妹妹的死差点也要了我阿妈的命,你要是不信,我可以带你去她的坟上去看看,我不会拿自己的妹妹的死,来跟你开玩笑的”。年轻的男人周轩听了后一下子泻了劲,瘫软在地上,两眼无神的看着地板,仿佛是个无灵魂的人,萧瑟空洞没有生气,房间里静无声音。地上男子缓过神来看向陆英成说道:“大哥,我想去梦瑶的坟上看看她,行吗”,陆英成看着眼前落寞的男子点点头“可以,但我有个条件你得答应,我才会带你去”。地上年轻男子眼神空洞的说“什么条件”,“如果有人问你是谁?你只准说你是陆英明的同学,绝不能说出别的话,更不准提梦瑶半个字,我就带你去,否则你就是死,我也不会带你去”。眼神空洞的男子瞬间眼光凶猛,死死的盯着大哥说“梦瑶是我的,谁也夺不走”。陆英成冷笑道“梦瑶已死了,你醒醒吧,是你害死的她”,年轻男子听闻陆英成的话语,泪水一下子从无神的眼中哗哗的流出,软软的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嘴里发出呜咽痛苦的哭声,整个房间只有这种沉闷撕心裂肺的哭声,几兄弟都表情冷峻的朝一边望着,没有说任何话。地上年轻男子渐渐止住哭声“大哥,我答应你,有人问,我就说我是陆英明的同学,只要你带我去见梦瑶就行”。陆英成冷冷的说“那你起来吧,记住你说的话”。年轻男子周轩从地上艰难的爬了起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灰白衣上满是血迹斑斑很是显眼,陆英成皱了皱眉“英杰将你的干净衣服裤子给他拿一套,不能叫他穿成这个样的出去”。

    陆英杰迅速去找了一件烟灰色的新衬衣一条黑裤子,扔给周轩叫他自己快换,男子周轩什么也没有多说,脱下血染的衣服,白皙的皮肤上露着各种青色紫色的伤痕,将干净衬衣穿到身上,扣好扣子,将黑色的裤子换上,将衬衣用皮带扎在裤子里,瞬间人精神了很多,“英明,去打盆水,让他洗个脸,我们就出发”。陆英明瞪了一眼周轩,不情愿的去端了一盆水来,顺便拿了一条毛巾和香皂,男子周轩什么也没说,男子将脸上手上打了香皂,清洗干净,用毛巾擦拭干,头发整理了一下,然后又俯身将换下来的血衣裤子卷成一团,用毛巾裹了起来,拎在手上。一切弄完后两眼盯向了大哥陆英成,陆英成脸色冷俊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直接朝门口走去,拉开门走了出去。男子周轩拎着衣物跟了上去,陆英杰和陆英明对望了一眼,赶紧换掉各自身上的睡衣,穿上自己的衣服裤子追了出去。竹华镇后面有一条道路直通后山,路边花草丛丛,杂草却不多,不时的有人清理杂草,道路很是干净畅通,景色宜人,后山上绿竹参差枝叶婆娑,山花簇簇青草点点,野蜂蝴蝶飞舞,山中空气清新宜人,淡淡的花香飘在鼻息间,让人心里舒畅。行路的这几个人,谁也没有心情看周围,欣赏这个天然有趣的美景,男子的保镖一直跟着,不远也不近,陆家几兄弟谁也没有理视他,跟就跟着呗。陆英成带着几人顺着一条羊肠小道爬过一座山坡,又有一个山坡,路上不时的有些小动物穿过,到了一块坟地是陆家的祖坟,周围山青水秀,远山青黛鸟鸣虫吟,环境优美,是个不错的地方。几个人沉着脸,谁也没去注意周围的景色,却将眼光望向的坟地,坟地中间有一座很新的坟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cc148.org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cc148.org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